邯郸都市网 首页 新闻焦点 社会万象 查看内容

困难户有38万钢琴?不如让子弹再飞一会

2019-1-29 23:06| 查看: 555 |来自: 北京青年报

摘要:   一条“上海浦东新区政府官员慰问困难户家庭”的消息,近日被指“翻车”。网友发帖称,消息中配发的图片里,其中一家困难户“小汤”弹奏时用的钢琴,疑为德国原装进口的某品牌价值38万余元的钢琴。此外,还有网友 ...


  一条“上海浦东新区政府官员慰问困难户家庭”的消息,近日被指“翻车”。网友发帖称,消息中配发的图片里,其中一家困难户“小汤”弹奏时用的钢琴,疑为德国原装进口的某品牌价值38万余元的钢琴。此外,还有网友指出其他困难户家中出现水晶吊灯、双开门冰箱和红木家具。

  1月28日,北京青年报记者致电涉事的上海浦东新区三林镇政府,相关负责人称,经调查,困难户“小汤”家中的钢琴不是网友所说的30多万元的进口钢琴,“是孩子父母结婚时,用5000元彩礼钱买的二手钢琴,雅马哈牌子的。”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引发争议的消息来自于上海浦东新区三林镇政府官网和官方微信,1月23日,其发布了“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李泽龙赴三林镇走访慰问困难群”一稿。消息中称,“(李)泽龙书记来到岭南居民区,走访慰问困难户小汤一家。小汤虽不太会与人交流,但非常喜欢音乐,对各种乐器都有涉猎。(李)泽龙书记的到来,让他们一家倍感意外与惊喜,小汤即兴弹奏了一曲《感恩之心》,以表达对新区领导和镇党委政府的感激之情。”

  官方微信公众号在发布消息时,配发了“小汤”演奏钢琴曲目的照片。正是这张照片,被网友扒出,小汤使用的钢琴疑为一款价值38万余元的德国原装进口产品。随后,在其他几张慰问现场的图片中,又有网友发现,困难户家中有水晶吊灯、双开门冰箱和疑似为红木材质的家具。

  消息曝光后,不少网友质疑这些困难户家庭是否是真的贫困,不少网友联想到此前“山西国贫县贫困户有奔驰奥迪”一事,希望当地调查清楚。北青报记者注意到,舆论发酵后,当地官方微信将该条消息删除。

  1月28日,北青报记者致电上海浦东新区三林镇政府,相关负责人表示,网友的推测分析是“不实的”。他称,此事引发网友关注后,当地派出工作人员进行再次摸排。“经调查,小汤家中的钢琴并非网友所说的价值30多万元的进口产品,而是小汤父母结婚时,用5000元彩礼钱购买的二手钢琴,雅马哈牌子的。”

  负责人介绍,小汤家符合当地困难户的标准,“小汤是自闭症儿童。他的父母结婚两年后生下了小汤,之后发现孩子有自闭症,幼儿园也不能进,他的母亲就辞职在家带他,只有父亲一个人在外地打工挣钱。一家三口人,就靠他父亲打工的收入来维持,一个月只有5000元左右。”

  对于另一困难户家中出现水晶吊灯、双开门冰箱和疑为红木材质的家具一事,负责人解释,这一情况他们目前也在继续摸排,“很大可能是家里有人生了大病、重病,具体情况还在调查。”负责人解释,辖区内的每个小区每年都会摸排并确定符合标准的困难家庭,“然后今年着重慰问哪几户,明年着重慰问哪几户,都是这样的。”

  此外,负责人解释,之所以删除官方微信上的文章及相关配图,是担心网友会误解,引起不好的影响,“不过删除之后,我们也进行了详细调查。”

  延伸阅读

  死后照领低保金?村主任发善心模仿其他村 巡察组问责97人

  “我们村玉某的老公已经死了,他老婆还在领他的低保金!你们管不管?”不久前,广西壮族自治区忻城县在进行乡镇交叉的过程中接到了一个村民的举报。死人还能领补助?这一下子引起了巡察组的注意——

  巡察人员迅速来到思练镇练江村被举报者家中核实情况。玉某不仅承认了事实,而且满怀感激:“我丈夫确实是去世了,我们家生活困难,感谢村主任照顾我们,让我们继续领补助。”很显然,对于继续领补助问题,玉某并没有觉着有什么不妥。事实得到证实后,巡察人员又找到村主任莫某某,对此,莫某某表现的也很坦然:“是啊,他们家比较困难,她是外地嫁来的,现在自己带俩孩子,都快吃不上饭了,补助我就没给他们停。”“每项补助如何发放都有明确的规定,你这样乱发可是违反纪律啊!”巡察人员凝重的神情让莫某某意识到事态的严重,主动交代起其他类似情况:“我们村还有好几户死后领补助的,附近的几个村都这样,我也就跟着学了。”

  巡察组迅速将核查范围扩大到思练镇,经过初步统计核实,思练镇普遍存在死人领补助现象,主要集中在低保金和养老金两种。可见,事情不像想象中那么简单。忻城县纪委监委决定全面核查补助问题。忻城县纪委监委迅速成立专案组,从县民政局调取领低保金、养老金人员名单,联合各镇纪委、各村委展开入户核查。经查,2012年至2017年,忻城县死后继续领低保金651人,涉及金额67.9605万元。

  国家对于低保金、养老金的发放有明确规定:要定期当面验证,领补助者到村委核实,或者干部入户核实。那到底是为何会出现瞒天过海,让“死人领补助”的现象呢?

  “我这都是为了村民,他们生活不容易啊……”村干部们似乎达成了一种默契,用同一套说辞,打着“从农户的角度出发”的旗号,想要规避责任。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根据忻城县纪委监委全面核查时了解的情况,真正生活困难的家庭微乎其微,特别是继续领养老金的家庭,条件都还不错。而且,就是家庭真有困难,也可以通过正常申请低保金等方式救助。造成死后照常“领补助”现象的主要原因还是干部工作慵懒、不作为。“入户核实工作量大,为了快点完成任务,就在办公室里把材料代签了。”事实面前,村干部们也都吐露出实情。

  村都如此,乡、县更是如此。忻城县每半年举行一次低保评比,镇里只是走过场,没有真核实,县里的干部甚至常年不去农户家中。

  当然,也有人感到“委屈”。“知道有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都有相关规定,从来不敢怠慢,我每年都尽心尽力去查,可村里隐瞒,实在是没有办法。”面对纪检干部,北更乡民政工作分管领导樊某某的似乎有一肚子的苦水。

  “你既然知道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为什么没有采取更有效的措施?有没有入户核实过?乡里这么多类似的情况发生,给国家造成了多大的损失?”通过不断地摆事实、做思想工作,黄某某逐渐意识到自身存在的问题,表示接受组织处理。

  最终,忻城县纪委监委对涉及死人领取低保、养老保险问题的97名失职人员进行问责:时任忻城县民政局副局长潘某某受到党内警告处分;北更乡统战委员樊某某受到党内警告处分;思练镇练江村民委主任莫某某受到党内警告处分……涉案款项也被追回。(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李许坚)

  来源:北晚新视觉网综合 北京青年报

分享到微博 收藏 邀请

冀公网安备 13040202000632号|Archiver|手机版|网站律师|邯郸都市网 |QQ |

Powered by Discuz! X3.4© 2001-2013 Comsenz Inc.( 冀ICP备09020538 )

返回顶部